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28章 27

作者:七宝酥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请新老用户记住书包网最新网址:www.kswxs.com
    帮程宿收拾好东西,这个房子顿时多了些人气。

    一个人是过,两个人就有了点家的味道。

    大条的存在更是注入灵魂,它给这里添上了绒绒的一笔。

    蒲桃本来还担心她换了环境会不适应,却没料到她比谁都随遇而安,第一时间抢占沙发扶手,阖眼打盹,跟在原先家里无异。

    休息时间,蒲桃倒了杯水搁程宿跟前。

    男人正倚在沙发上看手机,见她过来,他把手机放茶几上,换手端水。

    蒲桃有许多问题,她坐到他身边:“这房子是你朋友的?”

    程宿看向她:“对。”

    蒲桃眨了下眼:“就给我们住了?”

    程宿颔首,把水杯放回去。

    蒲桃视线偏移:“那我好惭愧啊,对你,对你朋友,都是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”程宿淡淡一笑:“反正他也不住。”

    蒲桃抠了下额稍:“可以让我付部分房租吗?”

    程宿前倾身子,将手肘搁到膝上,眉心微微皱起:“付给谁啊,我?吴境都没跟我收钱,说报销水电就行。”

    蒲桃失语。她可太歉疚了,歉疚到词穷,没话找话:“那他买这房子干嘛。”

    程宿:“当时买来想做民宿,后来没功夫弄,就闲置在这了,我们还替他废物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钱人都这么随意的吗?”蒲桃望了望天,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程宿听见了:“嗯,你就老实住着吧。”

    蒲桃撅了下唇:“那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真要跟我同居啊?”

    程宿目光沉了几分:“不欢迎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不欢迎,”蒲桃音调提高,又沮丧下去:“我也不是作,就是……觉得好耽误你,我都没为你付出过什么,你却做了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她嗓音越来越低,垂眼扒拉起纤细的手指。

    程宿注视着她,唇微不可察地翘了下,而后说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蒲桃抬头:“嗯——?”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蒲桃往他那挪近。

    “再近点。”

    蒲桃完完全全挨到他身旁。

    程宿扣住她手,面色温和:“我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蒲桃笑出来,“程宿,你是恋爱脑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多大人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也比你大。”

    蒲桃作纳闷状:“我怎么觉得我比你要思想成熟行事稳重。”

    程宿没搭话,手忽然顺着她腕部,滑到肘窝。他欺身过去,直接将她压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蒲桃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心头胀满奇异的刺激。

    程宿凑近她颈侧:“把照片留我床头干什么?”

    蒲桃肢体急剧收缩起来,他的低音与热息,快把她烧着了。

    她吞了下口水,喉咙里有了些干渴的牵扯感,“给你睹物思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摸到实体的条件,为什么还要委屈自己看照片。”他鼻尖磨蹭到她下颌,声音好像一张黑色的网,把她套牢。

    蒲桃艰难地维系能与他沟通的理智:“可你的事业主战场在山城。”

    “我年初就有来蓉城再开间大店的规划,”他慢条斯理讲着话,也在不缓不急地用手打开她:“你的出现只是让这些提前。”

    蒲桃双腿根本并不拢了,情不自禁溢出一些低柔的,没有规律的声音,话语掺杂其间,断断续续:“也就是……说,嗯,我才是你的……事业工具人,嗯,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程宿咬住她嘴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们在沙发上做了一次,过程有些疯狂,却也无比尽兴。

    结束后,蒲桃贴在程宿怀里,不想说话,闭着眼假寐。

    程宿的呼吸过于神奇,事前能催情,事后能助眠,她这会昏昏欲睡,巴适到极点。

    程宿手插在她头发里,抚动着,见她好一会不动,敛目轻问:“睡着了?”

    蒲桃极轻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程宿笑了笑,在她额头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蒲桃不满足,双目用力夹紧。

    程宿吻了吻她眼皮。

    蒲桃皱起鼻梁,他又去亲鼻子。

    最后,她嘴嘟老高,他就去含住,吮嘬着,缓慢而缠绵,像要融化一枚糖。

    被他深吻,蒲桃体内如百蚁挠心,皮肤渐渐烫到无所适从起来,她终于舍得睁开眼,抗议:“我又要被你亲那个了。”

    程宿看着她笑,眸子深幽幽的:“哪个。”

    “当心我把你榨干。”她张牙舞爪假意恐吓,自己脸倒先红起来,而后抿住唇,似乎在躲避,怕场面再度失控。

    程宿掐了下她脸:“出去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冲了个凉,换了身衣服,两人一齐去了西财后面的美食街。

    程宿对此处轻车熟路,蒲桃猜道:“你不会是在西财念的大学吧?”

    程宿将手里的烤脑花递给她:“才想到?”

    “难怪你对蓉城这么熟,”蒲桃恍然大悟:“说不定比我都熟。”

    程宿跟着她离开摊位:“你不是本地人?”

    蒲桃点了下头:“我老家在绵成,大学考过来后才留在这的。”

    她叹口气:“18岁之前都没离家过,所以很不喜欢车站告别的场景,很舍不得爸妈,现在又多了一个你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想向程宿解释过安检时的情难自抑,眼泪掉成那样,是太夸张了,可这些都事出有因,因为她的脆弱,因为她很不喜欢与所爱之人别离。

    程宿淡笑:“我该说荣幸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因为跟你父母一样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,还差一点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白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蒲桃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两人找了家小店坐下,周围多为学生,置身其中,难免蘸上一些鲜活的青春气息。

    老板娘端来两碗澄黄的炒冰。

    蒲桃用小勺舀起来,含进嘴里,清甜凉爽。

    她环顾四周问:“你以前也常来这吃么?”

    “嗯,基本跟室友一起,”程宿说:“今天去接你的那个人,就是我室友。”

    “哇,你们关系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蒲桃想起他之前提过的专业:“你以前学金融,现在怎么开书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毕业后在国金待过半年,后来不喜欢,就出来开店了,现在挂职在我室友公司当金融顾问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我意思是,别胡思乱想了。就算我书店开不下去,多养两三口人也没问题。”程宿随意说着,补充:“外加一只猫。”

    蒲桃双手搭头,急急否认:“我没这个意思,我的收入……养活自己也没问题,绝不给你拖后腿……”

    程宿有了笑意,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双手搭到桌面,坐姿刻意正式了些:“说说你呢,我贸然过来,对你有影响吗,你原来有计划吗?”

    既已开诚布公,蒲桃也不隐瞒:“我在存钱,想买间小公寓,我都搬家四次了,室友一个不如一个,真是受够租房的日子了。我打算存够首付就买,之后按揭。”

    莫名被地图炮到,程宿蹙眉:“我也不如?”

    “不包括你!”蒲桃忙转口:“你是我男朋友诶,我的亲人,我的爱人,岂能以室友二字草率概括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程宿意味深长应了下,笑着问:“存多少钱了。”

    蒲桃立马闭紧嘴巴,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可程宿还在问:“多少。”

    蒲桃搓了下脑门:“就不多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数字呢。”

    蒲桃为难,双手撑腮:“不好意思说。”

    程宿前倾身体:“悄悄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蒲桃自知难逃一问,左右看了眼,也凑过去跟他咬耳朵。

    听完存款金额,程宿点了下头,正色:“还不错了,你才工作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得到认可,蒲桃立即趾高气昂起来,挖出一大口炒冰放嘴里:“我觉得我挺厉害的了。”

    程宿安静片刻:“我准备在蓉城买间房,你来挑,等我收房后就过户给你,只写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他出口惊人,蒲桃一下被呛到嗓子发齁,剧烈咳嗽起来。什么人啊,说起买房跟去菜市场买葱一样。

    程宿将装着清水的纸杯推过来,好整以暇:“不是免费,你就用你的存款付首付好了,剩余的按照你原计划分月还款。跟谁按揭不是按揭,我这里还不用利息。”

    蒲桃双手圈着杯子,完全懵住:“为什么?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突然。”

    程宿勾了下唇,嗓音圈出一片镇定可信的气场:“我也是突然想到,突然决定,没有想用房子绑架你的念头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又敛了下眼,自相矛盾:“好吧,也许有这种念头,我承认,但绝不是全部。”

    他重新看回来,面色平静:“我只是希望,在我的能力范围内,可以让你松弛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些要强,又不想麻烦人,所以我想这种方式比较合适,如果未来我们感情有结果,这间房子可以拿来当我们的婚房。如果有一天,你不喜欢我,我们分开了,我会回山城,房子空在这里,你有需要随时可以入住。如果你不放心,我们可以签个协议。”

    蒲桃心扑扑跳,完全震撼地盯住他。

    她喃喃,有些茫然,还有些受宠若惊:“你真是恋爱脑……”

    程宿似乎完全接受这个形容:“你刚知道?”

    蒲桃沉默了一会:“我得想想。”

    程宿并不意外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家,蒲桃还沉浸在程宿的突击计划中,人恍恍惚惚,做什么都无法专心。

    趁程宿洗澡,她拿起床头合照相框,专注地看了会。

    好好一个男的,怎么栽她身上了呢,回想着晚餐时分他那些惊世骇俗的想法,她喜上眉梢,笑容难抑,最后自得地嗟叹一声,仰躺回床上。

    蒲桃给辛甜发微信求助,给她说了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辛甜震惊到连飚十句脏话:程宿是什么东西?会不会骗你?但看他这现实条件看他这交友圈看他这行动力也不像骗子,你倒像个爱情骗子,骗色就算了,连房子都要骗到手了。

    蒲桃把半边脸陷进枕头里,吃吃笑:放屁。

    辛甜:你得问清楚,假如你们耍个一年半载的就散伙了怎么办,你还要因为“房贷”跟他藕断丝连。

    蒲桃沉吟:是哦……

    辛甜:这男的心机好深,打得一手好算盘,嫉妒死我了,他怎么能这么喜欢你。

    蒲桃:???

    又互怼了一会,程宿回到卧室,身侧床褥坍塌一点,蒲桃被他揽入怀间。

    程宿身上有熟悉的沐浴露淡香,蒲桃静静嗅着,任由自己被包裹,而后启唇道:“我刚刚和朋友说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程宿口吻很淡:“她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她说如果我们很早就分手了,我还没还完,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分手了你就联系不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房子任由你处置,反正手续钥匙都在你那。”

    “还说不是道德绑架!”蒲桃气嚷道,捏拳在他肋边连捶好几下,却舍不得用力:“我哪受得起。”

    程宿低笑,唇贴到耳边:“这不是道德绑架,是想让你安心,我一直在想,要怎么表达我的投入和对你的喜欢,这个方式大概最合适不过了,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,我完全尊重你决定。”

    蒲桃静默了会,枕在他胸口的脑袋动了动,抬头攀住他衣襟:“你为什么喜欢我?”

    程宿想了会,坦言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知道?”蒲桃几要撞上他下巴。

    程宿抬手就弹她个脑崩:“嗯,你要隔三差五问这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蒲桃揉头嘟囔:“对啊,因为没有听到过明确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程宿长叹一息:“所以我在想办法证明,但你都不乐意。”

    蒲桃哼了声:“就不能好好谈个恋爱,差不多了再一起买房吗?付出对等多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意见,如果你不怕有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努力的,努力到达那个平衡点。”

    “完全五五分的平衡点可能不太好达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花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意思是,跟我有将来的打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别掐我,痒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可不可以再跟我说一次那句话?”

    “哪句?”

    “就那句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别装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睡觉?明天我可不叫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嘤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——全文完——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又完成了一本都市童话:D

    并不打算写到见家长结婚生子,一套程序下来总觉得有违初衷。

    这是个恋爱故事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文章灵感源于一位爱听广播剧的朋友,她在成都工作,所以背景就设定在蓉城与山城(川渝)了,有做过功课,但细节肯定存在BUG,经不起推敲,不用在意,甜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感谢阅读,感谢陪伴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,下本应该是开专栏里的《狙击蝴蝶》,姐弟恋,存稿够了就开,大家感兴趣的可以先去预收一下(求求了)

    【文案】

    简成明高考结束后,岑矜去他寝室帮忙收拾行李,

    如果不是无意打开他衣柜,她都不知道自己曾丢失过一张两寸照片。

    所谓狙击,就是蛰伏在隐蔽处瞄准目标,一击致命。

    ——在拥有与她共同醒来的清晨前,他曾忍受过缄默而漫长的午夜。

    破茧成蝶离异女与伪乖真狼穷男孩的故事。

    我们下本见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