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48章 完结(终)

作者:春风榴火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请新老用户记住书包网最新网址:www.kswxs.com
    将两个月的时间, 陆呦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她数次从贺鸣非那里听到:“这次行动安全得很,非常非常安全,就是出个差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越是这样说, 陆呦心里越是不安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特别安全的行动,以贺鸣非的性格,绝对会添油加醋说得非常严重, 故意让她多担忧几分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一口一个“安全”、“安全”,恰恰证明了这次行动不仅不安全, 而且可能非常危险。

    终于, 在初春时节,警队那边传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历时两个月的案子,终于侦破了。

    媒体也在第一时间报道了这起案子可以公开的侦缉信息:蒋铎直接伪装成了之前落网的毒|贩, 混入组织里, 成为了卧底......

    陆呦只看了一分钟不到, 便关掉了窗口。

    她实在不敢了解具体的细节,就像把头埋入沙土中躲避危险的鸵鸟一样,她宁可闭上眼睛, 也不敢了解他究竟经历了怎样命悬一线的危险。

    贺鸣非在蒋铎随队从边境归来之后,第一时间给陆呦打了电话:“小呦, 回来了,局里正在开表彰大会,知道你想见他,我们这儿马上结束了, 你快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非哥。”

    陆呦放下手机,心里也带了些疑虑, 为什么蒋铎不自己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难道还在生气她婚礼没有出现么。

    过去的种种,在这两月的思念和担忧中, 全都被冲散了。

    和他的安危比起来,其他事...真的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陆呦不再计较过去的所有事,只想要快些见到他。

    警队内部的表彰大会,尽管贺鸣非说她可以进去观礼,但陆呦还是坐在外面的横椅上,等待着表彰大会的结束。

    好几次,能听到礼堂里传来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似乎有些近乡情怯。

    陆呦等了约莫半个小时,终于,有穿着制服的警员们陆续从礼堂出来,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激动地讨论着案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警员们离开得差不多了,蒋铎和贺鸣非几人才最后从门边出来。

    陆呦站起身,人群中一眼便锁定了他。

    他穿着笔挺的制服,身形颀长而挺拔,每一颗纽扣都一丝不苟地扣着,显出严谨和肃穆。

    灯光照在他的脸上,将他的眼睛拢入深邃的阴影中,看不清神情。

    他手上拿着一束捧花,显然是刚刚在表彰大会上得到的。

    陆呦的心脏抑制不住地噗通、噗通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...好想他啊。

    贺鸣非看到了陆呦,冲她扬了扬手,然后拉着蒋铎来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陆呦忐忑地看着蒋铎。

    同样,蒋铎也打量着陆呦,俩人似乎都有些矜持。

    “哥哥...”

    “这女孩,我好像见过。”

    俩人几乎同时开口,然而,陆呦听到他这句话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句话,他是对贺鸣非说的。

    贺鸣非尴尬地用手揉了揉鼻子,将陆呦拉到边上,轻声道:“三爷之前不是就有间歇失忆吗,有些事做了却不记得。这次任务,遇到一些意外情况,失忆症更严重了。”

    陆呦难以置信地问道:“你说他...失忆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全部,他还记得很多事,比如自己的身份、职责,但是有些让他伤心的人和事,大脑出于自我保护,给自动过滤掉了,不过你放心,医生说很快会恢复的!”

    陆呦觉得这简直在开玩笑,她甚至怀疑蒋铎和贺鸣非合伙骗她呢。

    “当我三岁小孩啊?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陆呦推开贺鸣非,望向蒋铎:“你不记得我了?”

    蒋铎脸上浮现了笑意,宛如春日里的朝阳与湖光,令人感觉非常舒适——

    “这么好看的女孩,不会是我女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贺鸣非插嘴道:“你怎么可能有这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想来也是。”

    蒋铎礼貌地冲陆呦点点头,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在他和她错身而过的瞬间,陆呦攥住了他的衣角:“我不是你女朋友,我是你的......妻子。”

    蒋铎诧异地望向贺鸣非。

    贺鸣非点了点头,将他推到陆呦面前:“没错,这是你老婆。”

    蒋铎笑容略微僵硬,带了几分惊讶地望向陆呦:“真是啊。”

    陆呦朝他走近了一步,牵住了他:“怎么,不相信吗。”

    蒋铎低头,看着她紧扣着他的手:“那我是要把我这辈子的福气,都用光了。”

    陆呦紧紧攥着他,却没有得到他的回应。

    一瞬间,失措、委屈、伤心......这些酸涩的情绪翻涌而出,她眼睛红了。

    她是让他伤心的人,所以他把她忘了。

    蒋铎看到她眼底有水光,不知道为什么,心被狠狠刺痛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低头,看到了陆呦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。

    他牵起了她的手,然后也伸出了自己的左手。

    他们的无名指上戴着同一对结婚钻戒。

    “我们真的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他出神地说完这句话,贺鸣非立刻插嘴道:“婚礼的确是办了,礼钱也收了,不过新娘子嘛,嘿嘿,没来...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陆呦立刻打断了他:“都交换戒指了,当然结婚了!你不要以为失忆了就能赖账,还记得你誓词说什么吗!”

    蒋铎几乎都没有思考,郑重念道——

    “我愿意娶陆呦为妻,给予她全部的忠诚,用余生敬她、爱她、像保护这个世界一样保护她。因为这一刻之后,她就是我的全世界。”

    这是陆呦第一次听到蒋铎亲口念书誓词书上的誓言,不像是重复,倒像是一句一句地...庄严而虔诚地说给她听。

    “哟,可以啊。”贺鸣非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老婆都忘了,誓言居然还记得。”

    蒋铎不爽地瞪他一眼,似乎觉得他在破坏气氛。

    贺鸣非被他一顿眼神杀之后,自觉地闭了嘴。

    蒋铎看着面前宛如百合花一般柔美娇妍的女孩,心头升起了很多温柔,下意识地便将手里的那束鲜花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妻子,余生便要风雨同舟、荣辱与共。

    陆呦毫不犹豫地接过了,低声问道:“晚上要聚餐吗,还是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蒋铎毫不犹豫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,那回家。”

    陆呦一只手捧着花,而另一只手牵起了他。

    下一秒,蒋铎便反握住了她的手,很用力,用力到似乎永远不会放开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回到家,电梯门打开,蒋铎进屋之后便抱起了黑色的小猫,撸了一把毛:“煤炭,爸爸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猫亲昵地蹭蹭他的手。

    陆呦倚在墙边,没好气地说:“你连煤炭都记得,不记得我了?”

    “煤炭没让我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装的吧!”

    蒋铎回头,无辜地看着她:“没装,我真的失忆了,不过这并不影响你是我妻子的事实,放心,我会对你好。

    陆呦始终不相信蒋铎真的失忆了,尤其是他这般轻易地便接受了一个“陌生”的女人作为他的妻子,而且这般自然而然,一口一个老婆。

    这哪里像失忆的人。

    她觉得,蒋铎在演她。

    “你先洗澡吧,在外面两个多月,肯定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陆呦拉蒋铎来到了浴室。

    蒋铎看着面前宽敞的浴缸,浴缸里她还放了几片颇有情调的玫瑰花瓣。

    蒋铎拉了拉衣领,说道:“我用不惯这个。”

    陆呦歪着头道:“这是你自己的家,你以前用得挺顺手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是硬汉。”

    硬汉怎么可能泡玫瑰花澡。

    陆呦鄙夷道:“你不仅自己用,你还拉我一起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陆呦便看到蒋铎脸上浮现一丝诡异的潮红,她立刻闭嘴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男人真的什么都不记得,那她说这些,的确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但陆呦还是不信邪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,这么多水也不能浪费了,那我先洗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蒋铎说完,很绅士地离开了浴室。

    陆呦下水泡了会儿,然后喊道: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很快,男人来到门边,磨砂的门口倒映着他黑色的轮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帮我拿一下睡衣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黑色的轮廓消失了,很快,男人的脚步声传来:“拿到了,放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拿进来。”

    蒋铎在门外踟蹰片刻,终于还是推开了浴室门,朦胧的雾气扑面而来,带着暖暖的香气。

    他闭着眼睛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陆呦发现,雾气中的男人竟还穿着制服,在这暖香四溢的环境里,柔软与冷硬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“放在哪里?”他问她。

    “这里,过来。”

    于是蒋铎闭着眼睛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陆呦看着他手上那条黑色的蕾丝睡裙,故意问道:“哥哥,失忆了,却还记得我的睡衣放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间歇性失忆,并不是什么都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选择地把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让我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蒋铎说得很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陆呦起身走出浴缸,来到他面前,踮起脚尖,轻轻在他耳畔道:“我让你伤心,你就把我忘了;那我让你开心的时候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湿热的气息,刮着他的耳廓,她用极其诱惑的嗓音,问道:“我让你开心的时候,是什么样子吗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睁开眼,看看。”

    终于,蒋铎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陆呦大方地和他面对面而立,蒋铎的目光紧扣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但余光,仍然将所有的口口...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陆呦踮脚,给了他一个湿漉漉的亲吻:“还记得这个吗?”

    蒋铎扣住了她的后脑勺:“多试一下,也许会记得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他吻了她一会儿,似乎注意到室内温度并不高,于是便把衣服递给了她:“回去泡着吧,当心着凉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陆呦意犹未尽地还想吻他,蒋铎却笑着移开了头,恰好到处地带着淡淡的引诱,转身离开了浴室,顺手关好了门。

    陆呦舔舔唇,还是觉得蒋铎在装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如此,他在某些方面还是能死死地拿捏住她,想反杀,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晚上,陆呦回到了卧室。

    卧室亮着一盏夜灯,蒋铎坐在床边看书,暖黄色的灯光将他轮廓也照得很柔和。

    陆呦爬上床,很自然而然地躺在了他的腿上,看着他带了青色胡茬的下颌。

    无论从那个角度,他的脸漂亮到近乎完美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《犯罪心理》。”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蒋铎将书翻开那一页轻轻盖在她的眼睛上,然后俯身吻了她的唇:“不如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演了?”

    蒋铎终于承认:“不演了。”

    “骗我好玩吗?”

    蒋铎没有把盖在她眼睛上的书移开,而是说道:“我只是害怕...”

    那是蒋铎第一次,承认他害怕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世界上,他也有害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怕你不原谅我,怕永远失去,怕过去十多年的每一个心碎的日夜...重演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,虚无地在空中摸了摸:“蒋铎,把戒指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戒指在你的手上。”他抓起她的手扬了扬。

    陆呦对他破坏气氛的行为很不满:“我说你的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蒋铎快速摘下戒指,递到了陆呦的手中,陆呦重新盘腿坐起来,非常郑重地牵起了他的手,盯着他的眼睛,虔诚地念着誓词——

    “我愿意嫁给蒋铎为妻,给予他全部的忠诚,用余生敬他、爱他、像保护家人一样保护他。因为这一刻之后,他就是我的全世界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牵起了他的手,将那枚泛着幽光的银色的指环,珍而重之地戴在了他左手的无名指上,然后低头,轻轻吻了吻。

    就像第一次微风将他的头发吹到他脸上时的怦然心动,那一刻,蒋铎的心,已经被她那一个吻融化了。

    那是他第一次觉得他所保护的这个世界值得,因为这个世界有她。

    所有的苦难和悲伤,都成了不值一提的尘埃,好多好多的幸福,灌满了他的胸腔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第二天,陆呦和蒋铎去民政局登记领证。

    冉冉悬空的太阳,和第一次俩人走出民政局时一样灿烂。

    蒋铎还记得那时的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这次,陆呦不再犹豫,蒋铎也不再忐忑了。

    两人将红本本小心翼翼地放在一起,揣进了包里,然后牵手去路边的早餐店吃早饭。

    这天,就如同过去和将来的每一天一样,平凡而又盛大。

    陆呦点了一屉小笼包,蒋铎则点了豆浆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路边浓密的梧桐叶,在地面撒下片片斑驳的光影。

    早餐店的阿姨将一屉热腾腾的包子端上了桌,蒋铎隔着包子蒸腾的雾气,伸手捏了捏她的脸:“快点吃,吃完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吃饭的时候,请不要提上班两个字!”

    “对了,今天周一。”

    “请不要提醒我今天周一!”

    陆呦打了他手一下,他很幸福把另一只手也伸给她,让她打。

    陆呦见他这么贱,于是夹起包子,放进了他的豆浆里。

    很快,豆浆便把包子完全浸泡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吃啊。”

    蒋铎从豆浆里叉起了湿乎乎的包子:“陆呦,你要是再干同样的事,我也会生气。”

    陆呦小时候总干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她喜欢把油条和包子这些东西放进豆浆里浸泡之后再吃,蒋铎则只喜欢一口纯豆浆一口别的,绝对不能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是俩人在生活方面最大的矛盾。

    陆呦看着蒋铎沉着脸,将沾了豆浆的包子吃进去,她拍拍他的手:“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“你这句话,已经说了很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但每一次,她都要干同样的事。

    吃晚饭之后,蒋铎牵着陆呦的手,缓步地走在种满了梧桐树的路上。

    他抬头,看到了温柔的阳光,忽然扬起眼角,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笑。”

    从今天以后,他的世界只有太阳,因为月亮已经被他牵在了手上了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